Article
  替代、存在,
 你在哪裡?

『恩…應該是這個吧?』

對照的手中的圖,跟實物很相近。

聽由美子姐姐說裕太很喜歡這個吊飾,為了確保以免買錯,

還特地請姐姐畫了張藍圖。
 
 
 
拿起架上的目標,月彎印得更深。
 
最近裕太的心情好像很遭…
 
送他這個他應該會很高興吧?
 
 
 
對這類事物沒有研究和多大興趣的不二,只是想買完東西就走人的。
 
在去櫃台的途中,視線被拉了過去…
 
 
 
 
 
那個吊飾…
 
直盯著令他注目的飾品,都是一個樣子,變化的就只有珠子的顏色。

該怎麼形容呢?在圓環內佈滿了紊亂的鐵網,
 
在中央有顆珠子,下面還有鐵製的羽毛。
  
奇特嗎?不曉得,對於一個對吊飾沒概念的人而言,他覺得很奇特。

 

莫名的引力拿下一個,而珠子的顏色恰好是青藍。





﹎﹎﹎﹎﹎



橘紅的晚霞照映著,傍晚被拉長的影子顯得強眼,
 
看著手中的吊飾,為什麼買?
 
他並沒在手機上掛吊飾的喜好,他對這種可有可無的細碎東西並沒那麼在意。


 
疑惑,也許只是因為單純喜歡吧。

 

漫步,社區的網球場是回家必經之路,望之,
 
空蕩蕩的場內還有人在練習,而那個人…



始終是他。



他並不認識他,但是他認得他。
 
他經常看到他練習,每天、每天……



他本身會網球,但並沒什麼興趣,也沒有那麼熱衷,
 
打的次數甚少,除非裕太要求,不然他幾乎不碰。



場內的人似乎注意一股視線的注目,
 
循著那視線的來源好奇地望去。



駝色的髮,總是微笑。
 
他看著缺乏自己所沒有的笑容,他很熟悉這笑容,
 
他經常在這裡看見他。





「嗨。」
 
那麼久以來第一次打招呼,他神色自若地進入場地。
 
對方只是站在原地,看著眼前的人前進。
 


「我叫不二周助,你呢?」
 
 

「…手塚國光。」



「你很喜歡網球啊?」
 
 

「恩。」



「真好,可以找到自己的嗜好。」
 
笑道,有點在調侃自己的語意。
 


「…」



「啊!這個給你。」
 
將方才無意買的吊飾塞入手塚的手裡後就跑走了。
 
跑得時候還回頭笑著說『掰掰』。
 
 
 
他不解地看著被塞入手中的吊飾,他不知該如何形容樣式,
 
很有印地安的味道,也許是因為羽毛,
 
不過,那羽毛是鐵做的,不必擔心掉毛的問題。





﹎﹎﹎﹎﹎



看到裕太接過吊飾高興的樣子,太好了,
 
看樣子他沒白跑一趟。
 
 
 
「對了,哥,你要讀哪所國中啊?」
 
對於一向景仰周助的裕太,
 
對於哥哥未來想就讀的學校很好奇。
 
 
 
「恩…青春學園吧。」
 
想了一會,老實說,
 
就快小學畢業的他也沒想過要讀哪,
 
只是聽說那間學校很有名。
 
他呢?他讀哪一所國中?
 
 
 
「那不是還要考試?」
 
 
 
「是啊。」
 
 
 
 
 
……
 
 
 
晚餐過後,不二回到房間躺下那張羽毛床上,
 
今天…發生了很多他不理解的事情。
 
 
 
為什麼會主動去跟他說話?
 
雖然常見到,但畢竟是陌生人。
 
為什麼把買回的吊飾給他?
 
自己不是很喜歡才買的嗎?
 
就那麼地輕易送給第一次對話的人?
 
 
 
眼中飄浮著那深邃的黑眸,
 
好幽靜…好像會將人吞噬。
 
他明天…應該還是會再去練球吧?
 
那時再問問他讀哪所國中好了。





然而,隔天以後,他在網球場上找不到他,
 
他的身影如同風一樣的逝去,
 
原本熟悉的人影,隨時間的流逝,逐漸淡化…



印象,被掩埋了…



這段時間,你…在哪裡?





﹎﹎﹎﹎﹎





開學,新的學校、新的開始。



如願地考上青春學園。
 
走到公佈欄的分班結果,
 
在紙上找尋著自己的名字。



一年一組……恩…
 
這個名字好眼熟……



 

手塚國光?

 

會是同名同姓嗎?

還是…巧合?





最近的問題太紊亂了,
 
他選擇放棄思索答案。



繼續尋找自己的名字,
 
最後,在一年六組找到。





開學典禮,聽完一段段冗長的訓誡和演說詞,
 
再配上打掃和分配幹部,
 
早上的時間就這樣過了。



自己的位置是靠窗的,那裡的視野很好,
 
可以看到對面的山綿,也可以看到樓下操場。



支起頤,眺望遠方,他是不是希望,
 
早上在公佈欄看到的名字,
 
是他幾乎快忘卻的手塚國光?



這是抱著怎麼樣的情愫去期望的?
 
 

「不二,有外找。」
 
一名同學喊了一聲,打斷了繼續思忖的不二。
 

 
「喔,謝謝。」
 
起身,笑著跟那位同學道謝,走到門外。



映入眼廉的景色,驚貌得看著眼前的人。
 
打量了一下對方,制服上的標號是『Ⅰ』。



不解的眼神傳來,他看見他在蹙眉。
 
 
 
「沒想到…我們是同年齡的。」
 
發出打量後的結果。



沒好氣地看著眼前的人,
 
被認錯年齡已經算是家常便飯了吧?
 
這個過於成熟的長相果然會引起很多誤會。


 
「有事嗎?」

 

「這個給你。」
 
以同樣的手法將東西塞入不二的手裡,不同的是…
 


他很從容地離開。

 



攤開手掌,裡面躺的是手機吊飾,
 
跟他之前送他的是一樣的類型。
 


中間的珠子,是深褐色的。



﹎﹎﹎﹎﹎





嘻…這顏色跟你好像,嚴謹、不敷衍。
 


或許,我會為了想接近你,
 
不知不覺喜歡上網球吧!





﹎﹎﹎﹎﹎





「周助,你很喜歡這個吊飾啊?」
 
聽到好友菊丸的問題,
 
眼神從吊飾轉移到發問人身上。
 
 
 
「怎麼說?」







﹎﹎﹎﹎﹎





太過思念,所以尋求你的替代。



太過空虛,因此摸索你的存在。



這是你我間聯繫的媒介,



只屬於你我的替代。





﹎﹎﹎﹎﹎

「你從一年級就一直帶到現在,難道不是喜歡嗎?」



「恩…算吧。」

看來英二的觀察還頗細膩的,

還是我太常拿出來看?



「我記得手塚好像也有跟這個一樣的,你們是一起買的啊?」

偏頭聽著菊丸的發言,
 
他的觀察力真的很敏銳。



「並不是。」

給了對方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



「咦!?」



「不然……」



……





今天午休時間,還長得很…

看到這吊飾,會想起你的瞳色。

想起你的瞳色,會聯想到你的長相,

想起你的長相,會衍生到你我間的種種回憶。



欸…你人在九洲,過得好嗎?

傷有沒有比較好一點?

復健的情況如何了?



你離開本洲有幾天了?

我忘了,你知道我記憶一向不好,

何況,我不想數離你回程的天數,

……因為那會很龐大。





「周助,這個週日是你的生日耶!」



看了一眼黑板旁的日曆,

寫著二月二十七日。



「今年…有潤年啊。」



「我說你啊…怎麼連自己的生日要到了還不知道?」



「啊…啊哈哈哈…」

傻笑帶過,自己通常是很少會注意日期的。



「…算了,告訴你喔,星期日阿隆會請我們吃壽司,身為壽星的你一定要來。」



「是、是。」



 

﹎﹎﹎﹎﹎





今天,是我的生日。

難得四年一次的生日。



照著英二的所說的時間來到河村的家。



看著店內的人都已經先開動了,

他們應該是為了可以吃免費的壽司而來的吧?



笑,校隊的人…當然除你之外都來參加了,

吶,你回來之後會不會補慶祝啊?



呵呵…開玩笑的。



不過,說真的,要是你來了…

這些人不知道會被你罰跑幾圈操場…



三十圈?



五十圈?



還是一百圈?



恩,這應該由你決定,

不過你回來也得要在我們畢業前才行,

這樣你才處罰得到…



這真的是慶生會嗎?恩…

這些禮物應該算是吧……

雖然會場一團亂,

希望不要給伯父帶來困擾才好…





「龍馬,難得不二學長生日就不要一直喝芬達嘛!」

桃城看著已經灌下兩瓶芬達的龍馬。



「阿桃學長,請問不二學長生日關我喝芬達有什麼關係嗎?」

回了一句,還是自顧自的喝。



「算了!不跟你說了,我要吃壽司了!!」



「喔?你不就是藉由參加不二學長的慶生會來狂吃免費壽司的嗎?」

挑釁,卻也是事實。



「你這死小鬼…小心喝芬達嗆到!」



「也小心你不要被壽司噎死啊。」



畫面轉移某一角。



「你這隻笨蛇,不要搶我的壽司!#」



「你才是,臭桃子!#」



桃城和海堂的筷子雙雙挾起同一個壽司,

為了這個而不肯讓步。



「這個材料是…」

乾則是不斷地抄寫壽司的資料,

材料不都是差不多的嗎?



「原來如此…這或許可以拿來做處罰茶…」

發言的內容媲美未來的恐怖攻擊。



……



總之,最後是以鬧劇收場。


>br>

﹎﹎﹎﹎﹎



提著一袋袋的禮物,

延著河堤觀賞著周遭的光景,

彩霞映照著河面瞬間被暖色暈染,

恣意散開、對流,最後融合…

清澈的水折射著光顯得水波粼粼,

疊印在上層的是連綿的蒼峰,



靠在橋欄上,

自己的影像也投射在河面,

水紋漣漪,

讓投射出的畫面並不清晰。



風吹彿臉龐,

帶動褐色髮絲飄逸。

隨著風力的方向婆娑起舞,

一條條弧線此起彼落地向後散落,

這份韻動不斷重覆,

但每次的軌跡卻有差許不同。



善變的風,無常……

時大時小,

時強時弱,

時有時無。

沒有束縛地自由奔馳,

他正在享受,

正在享受這風所帶來的涼爽。





倏地,手機響了。



他拿起手機,看了來電號碼,微怔,

然後迅速按下通話鍵。



「喂。」

果然…熟悉的低沉嗓音響起。



「呵呵…難得會打電話來,有什麼事嗎?」

看著水面的自己,笑得很開心。



「過得好嗎?」



「還不錯,你呢?傷勢怎樣了?」



「好多了。」



「那就好。」



「……」



「……」



一陣噓寒問暖過後,

雙雙都沒在回話,

沉默迴盪在空氣中,

找不到話題了嗎?



雖然不是很聒噪,

但原本就不多話的人,

隔了那麼久的時間,

也逐漸減少語言互動的能力。



很僵硬的氣氛嗎?

既然沒有話了,

為什麼沒有一方掛掉?



這是在等待什麼?

哪一方先打破沉默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

那麼一定得是自己先開口才行,

對方的習性自己瞭若指掌,

他總是在等待…



等著他跟他接近、

等著他跟他介紹、

等著他跟他交談,

就像第一次見面一樣。



﹎﹎﹎﹎﹎



「我叫不二周助,你呢?」

「…手塚國光。」

「你很喜歡網球啊?」

「恩。」

﹎﹎﹎﹎﹎

現在,

他正等著他回來,

回本洲。



「…你在哪裡?」

他開口了,不過他也後悔了。



天才的腦袋何時變得不靈光呢?

他人在九洲啊。



「……」

對方依舊不回應。



他亂了方寸,

開始替自己可笑的話語修正…



「不…呃…我是說……」



「生日快樂。」

直接打斷他那錯扼的話。



聲音,很近…

來源並不只從聽筒出來,

還在左後方襲來。



碧藍的眼眸睜大,

看著水面的倒影……

他身後的確還有另一個人的投射,

他很熟諳,

縱使是很模糊的景象。



他緩緩地轉過頭,

有一小段時間是空白的。

當他反應過來時,

自己已被他擁入懷裡。



躺在那結實的胸膛,

一抹彤暈在他臉上擴散,

他抬起那酡紅的面容,

這個角度正好可以使人俯首交耳,

輕道的話語縈迴耳畔……









他笑道,很璀璨的笑靨。













『這是我覺得過得最好的一次生日!』











﹎﹎﹎﹎﹎





太過思念,所以尋求你的替代。



太過空虛,因此摸索你的存在。



你在哪裡?









──我在這裡,你的身邊。







﹎﹎﹎﹎﹎







『生日快樂。』





﹎﹎﹎﹎﹎





【THE END】

 

 #後記


這篇算是無意發起的靈感,很短的時間將它打完〈真是奇蹟〉,

至於這靈感由哪發起?其實是我去買同學的生日禮物時想到的,

〈禮物剛好也是手機吊飾。〉



啊!手塚和不二在文中的手機吊飾,我有畫出來喔!

是真有實物^^〈被我畫得不太像就是了…傻笑〉



我是畢旅時在屏東買的,因為我沒手機,所以我是掛在背包上的,

不過之前過年和姐姐去基隆廟口逛街時因為人太多而擠掉了〈爆〉



哈哈哈哈…我的是藍色的〈這也是靈感之一〉



順道一提,珠子上其實有花紋的,是因為我太懶所以沒畫上。〈死〉

http://tw.img.photo.yahoo.com/c771020/ab2/p45.jpg

很感激你看完這篇爛作,我由衷地感恩,

若你想發表你高深的意見和指教回覆,請選『兩者都要』,

我會更愛你的喔ˇˇ



〈天音:少不要臉了…誰要被你愛啊#〉



再次感謝,也祝難得一見的四年一次生日的不二周助生日快樂!^^ˇ


 


  
                        by熝野2004.2.16

──────────某翎亂入:
 超感謝熝野樣肯給某翎轉載啊>////<
看完這篇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尖叫(爆)
手塚果然很愛不二啊~ˇ 同時,那個吊飾很美^^///
也祝不二生日快樂ˇˇ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