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一夜情

冬風的帥氣 將我吸引

飄來撫弄我的髮絲 有一點寒 不畏懼

意示要吻我的唇 接了上去

慾火之地獄 陷下

那是空虛裡

想擁住風 卻發現狠勁

亂了髮 裂了唇 衣裝狼狽

攤在軟綿綿之上 那是昨夜 

永恆 在哪裡?

積極的挽留 他說 只是玩玩而已


純屬虛構
 


 

End


                        byYu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