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光影〈上篇〉
光有很多種,明媚的、耀眼的、柔和的;影也有很多種,深沉的、淺淡的、飄忽不定的。

是不是有人說過,關於光影,那個不變的定律?

 

坐在輪椅上,從瞳孔中望出去的世界是不是褪色了?收進眼底的是彷彿死寂的灰暗。

余乃帶罪之身。

余以殘缺的軀體苟活。

金黃色的軟髮垂落,截肢處透過感覺神經向大腦傳遞劇痛的訊息。

那不是普通創傷能比擬的,是虛無,空蕩蕩的痛。

甚至糾結到靈魂深處。

如潮水、如狂風,不曾停歇,或許在思緒上已經有漸漸麻痺的趨勢。

比起肉體上的殘缺,空有靈魂的弟弟應該更難熬吧…連身為「人類」的基本生理機能都被剝奪。

敞開的窗,傾灑一地的光芒…躲在房內陰暗的連陽光都無法照亮的角落,害怕被灼傷啊。

過於接近太陽的英雄。

侵犯神之領域之人,必會失去某些事物……少年斷送了他的童年於此。

 

 

「你們到底鍊成了什麼!?」男人狠狠的抓起他的衣領,無法克制的吼著。

他卻在慌忙之中看見男人眼底的一絲痛楚。

退去溫度的金黃眼波,低聲嗚咽。

這是怎麼一回事?好多好多好多的血、那扇巨大石門還有真理。

I can’t tell you

最初,只是想再投入母親的懷抱。

只是如此而已。

錯了嗎?或許是錯了吧…

 

「我只是把可能性告訴他們而已!」深藍色的身影好高大,那端正的面容在我的面前始終蒼白「看你是要跟已經變成盔甲的弟弟絕望的過完一生!還是要為了追求能夠讓自己恢復原狀的可能性來跟軍方低頭!」

男人的話字字刺入心坎,很殘忍,但是很真實。

啪嚓!

什麼聲音?只有他們兩人聽見,清晰的爆裂聲。

男人確實看到了,那雙原本像是荒蕪大地的眼瞳燃起了燦金色的絢爛火焰…

燃燒著像太陽一樣的溫度。

讓長期身處冰冷軍部的男人感受到些許暖意。

他們相遇,或許是因為他們都在對方身上找到相同的、旁人無法察覺的寂寞。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