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 他與他─

  從以前,一直到現在,他與他,兩人之間的曖昧,從未止息……

  「喝牛奶比較好吧!」男孩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我只要喝水……」另一道聲音,有氣無力,就跟快斷氣了的人一樣。

  「你歧視牛奶!」蓮的寶雷劍亮出,至於葉……

  他連閃躲都懶。

  這兩個人,好的時候好過頭,可一但鬧起來,一副不共戴天的樣子。

  「你們兩個的感情還真好。」我笑笑,有一點羨慕,至少身後的兩個人有辦法和普通朋友一樣的打打鬧鬧。

  他和他兩人之間的曖昧,我始終是微笑以對。

  至於靈視的能力……都已經消失快要一年了,一年的時間,不長不短。

  「誰跟他感情好啦!」寶雷劍的刀鋒轉而對準了我,殺氣就在身後。

  「你能說你們兩人處得不好嗎?」咬一口咖哩麵包,配一口咖啡牛奶,一張臉依然笑笑。

  呵呵……

  「你如果不想好好的吃一頓早餐,那就給我好了。」葉搶過了我最喜歡的食物,毫不遲疑的咬下了一口,報復性的痞笑著看我。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葉那自然而然浮現的表情,超跩。

  「今天要考試──」又喝了一口咖啡牛奶,打開桌上的糖罐,取出了幾顆糖果,還是笑笑,「打個商量好嗎?」

  含了一顆汽水糖在口中,在我看來,葉一點威脅力也沒有。當然,其他人也是一樣。

  我為了什麼?

  當然是因為葉搶了我的咖哩麵包。

  我得讓他知道,他的哥哥也是會記仇的呀……

  道蓮瞪著我和葉兩人,音量極低的嘀咕著,「怎麼會有兩個人長得那麼像,個性卻一點也不一樣──」他念著念著,走著走著,晃出了家門。

  看向牆上的時鐘,八點了。

  以眼神示意,對葉發表遲到宣言。

  「順路、慢走、別等我,我無所謂。」遲到個幾次也無所謂嘛,就算曠課紀錄頗多,我還是最有希望考上國立大學的學生,這可不是我自負。

  「對了,」還是笑笑,傾身向前,含在口中的汽水糖就這麼直接地,傳入葉的嘴裡,糖果易主,畢竟我不是很喜歡吃糖,「考試加油,呵呵。」

  把咖啡牛奶喝光,我給了葉一張紙條,上面寫了滿滿的,這次考試的重點。

  「……」

  「不走嗎?」葉瞪著我看,好像是因為……

  事情並不如他所想的一樣。

  「沒有答案。」他有點恨恨的說,是一種理所當然似地態度。

  「怎麼可能會有答案,作弊可不好。」

  「……」我凝視著葉,葉凝視著我,感覺像是在照鏡子。

  「靈視那麼好用,我就懷疑你的成績都是作弊得來的……」

  「早在一年前,靈視的能力就已經消失了。」葉說話的音量很小,是我不喜歡的質疑語氣。

  有種好討厭的感覺……

  「對不起……」

  「其實無所謂,我討厭靈視的能力。」

  對,其實無所謂。

  是不是通靈王無所謂,有沒有靈視無所謂,和普通人類一起生活無所謂,只有你……

  我沒辦法無所謂。

  還是只能笑笑的,面對你和他之間……

  那不明不白的曖昧。

  ※ ※ ※

  桌上的白色紙張是一張批改過的考卷,我瞄了眼上面寫得潦草的數字,六十分,及格邊緣。

  「……」

  窗外是一片藍天,我忽然好想念夜晚才會出現的那些星星,好想念。

  發著呆,黑板上的化學公式和老師念著課文的平板語調,都到達不了我的世界。

  坐在身邊的人給了我一張紙條,我接過了,順著記不得名字的同學悄悄給我的一個暗號,發現了看著我的葉。

  紙條上,是很簡單的四個字,『你怎麼了?』

  看樣子,連葉都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

  我回過頭,讓自己不看著葉;有著黑板的那片牆,最高的地方掛著大大的時鐘。

  要人傳給葉的那張紙條上,沒有我的回覆。

  時間好漫長,讓我好想睡覺……

  「老師,我沒帶課本。」陌生的話,熟悉的聲音,轉過身,看到的是葉不怕死的笑容。

  「我可以坐在我哥哥旁邊上課嗎?」

  葉站著,有著該死好奇心的一些人紛紛轉過頭,一雙雙裝滿期待的眼睛都注視著我。

  有點毛骨悚然……

  「可以嗎?麻倉葉同學沒帶課本。」就連老師也看著我,轉述葉的理由。

  「……」

  「可以吧……」可以吧,是我一點點的不確定。

  葉搬著他的椅子走了過來,動機不明;我總覺得自己已經開始懷念靈視的能力了……

  「怎麼了?」葉坐定了身子,聲音小小的,有一點點的關心。

  「你坐這邊才撐不了多久。」

  我沒有回答葉的問題,該知道的,他自然會懂;坐在這個與講桌相隔不遠的位子,瞌睡蟲來得快。

  「別小看我喔……」葉不服氣的回了句話,結束得模糊不清。

  「不小看你。」習慣對你笑笑,我笑笑,只笑笑。

  桌上的考卷,改不了上面的分數,六十分……

  一向維持滿分成績的標準掉了,一次掉了四十分,要是一題一分,那錯了四十題。

  錯好多。

  臉上的笑容就像是在嘲笑自己,錯更多。

  我真的覺得累了。


  ※ ※ ※



  『有一天我會消失不見,但不會在你面前。』


  一本只寫了第一頁的日記,別離,送給你。




                ──他與他的曖昧,依然永不止息──



  

∼THE END∼

                  by若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