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 生日快樂 ─
  緩步的走在街上,漫無目的的四處閒晃。

  奇犽一臉無聊的吃著手中的零食,一面回想起今早和酷拉皮卡的對話。

 
 『奇犽,你決定要送小傑什麼禮物了嗎?』在客廳裡看著報紙的酷拉皮卡,一看到奇犽走進客廳,馬上拋出一句問話。

 『禮物?』正在開冰箱尋找心愛巧克力的奇犽,聽到酷拉皮卡的問話,馬上停止了動作。

 『為什麼要送小傑禮物啊?』緩得一緩,奇犽就繼續手邊的動作,找著自己昨天才買回來的零食。

 『欸……?』聽到奇犽的反問,酷拉皮卡放下報紙,不敢置信的看向若無其事吃著零食的奇犽。

 『奇犽,你該不會忘了吧?禮拜三是小傑的生日呀。』

 『小傑的生日……?』皺著眉在心裡數著日子,他記得,小傑的生日是五月五號……

 『啊!』

 『奇犽……』看著奇犽恍然大悟的表情,酷拉皮卡嘆了一口氣,照理來說,奇犽應該是要比他們這些人都還要清楚小傑的生日才對吧。

 『原來禮拜三是小傑的生日啊!我想起來了!』一擊掌,奇犽開心的說道。

 『沒錯,禮拜三就是小傑的生日。』正在心裡嘆著”孺子可教也”的時候,奇犽的下一句話卻讓酷拉皮卡想要吐血。

 『生日又怎麼樣,為什麼要送小傑禮物啊?』皺著眉頭,疑惑更深了,小傑的生日和送禮物,這兩者根本就沒有關係啊。

 『奇犽,你……』抑制住升起的無力感,酷拉皮卡想起了奇犽不比平常人的生活背景,或許,揍敵客家連會不會慶祝家人的生日都是一個疑問。

 『你們家的人在你生日的時候,都是怎麼幫你過的呢?』也許,奇犽的家人慶祝的方式更為奇特也不一定。

 『喔,你說生日啊?』支著下巴,奇犽回想起來。

 『我記得去年生日,爸爸他給了我一個訂單,叫我去把最近對我們很不滿的另一個暗殺家族解決掉,雖然他們也不弱,但都還比不上哥哥。』在世界上以暗殺事業維生的並不只有他們,但其餘的三教九流實力都還差的遠,雖然受了點的傷,但他還是成功的完成了任務。

 『欸?』酷拉皮卡一呆,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答案。

 『還有六歲那時的生日,爸爸就把身無分文的我帶到天空競技場去,叫我打到兩百樓才能回去,這件事小傑也知道。』每次的生日就像是一次的試煉,能夠成功完成的話,就代表了自己的實力得到更加一步的核可。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他完成不了的考驗,只是今年……既然自己已經和小傑一同生活了,就不會再有爸爸傳來的考驗吧,而且,小傑也不喜歡他殺人。

 『還有就是……』

 『奇犽,不用了。』撫著額頭,酷拉皮卡不禁感到有些頭痛。

 『奇犽,在外面的時候,普通人過生日的方法和你爸媽的方法不一樣,他們通常會買一個蛋糕,和大家一起分享,並且送上自己的禮物給壽星,致上祝福。』向奇犽解釋著,難得這是小傑和奇犽一起渡過的第一個生日,雖然是自己有些多事,但還是希望能讓奇犽了解。

 『是這樣啊?可是生日不是讓自己的實力得到認可的日子嗎?』雖然早就知道自己的世界和外面的世界相差甚多,但奇犽沒想到連這種事情也會如此的不同。

 『不是的,其實生日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因為壽星會在這個日子聽到許多人的心意,對於他人而言,生日更是向壽星表達心意的一個大好日子呢!』酷拉皮卡溫和的笑了笑,話中的言外之意相信奇犽聽的懂。

 『表示心意……』聽著酷拉皮卡的話語,奇犽的臉不禁紅了起來,卻又感到有些氣惱,怎麼什麼事都瞞不過他呀……

 『沒錯,尤其禮物更是非常重要的哦!』提了最重要的一點,酷拉皮卡笑了笑。

 『很不巧的,禮拜三那天晚上我和雷歐力都有事,可能沒辦法幫小傑過生日,所以奇犽……你一定要好好幫小傑過生日才行。』眨了眨眼,酷拉皮卡暗示著奇犽。

 『那天我們都不在家,你和小傑就自己安排行程吧!要好好把握才行吶!』

 
回想到此結束,奇犽在心裡嘀咕著,雖說知道了要怎麼幫小傑過生日,可是那也只是形式上而已,沒有幫人過生日經驗的自己,怎麼知道該怎麼做啊!總不成和小傑打一場,來測試他的實力吧?

 而且,更恐怖的是,酷拉皮卡到底是怎麼發現自己對小傑的心意的呢?自己明明隱藏的很好啊,難不成有什麼破綻不成?

 並不是不能和酷拉皮卡分享,畢竟也是一同出生入死的好夥伴,更甚,酷拉皮卡在某種意義上來看,就像關心著自己的哥哥一樣,比雷歐力要來的可靠多了。

 但,就是不服氣自己的心事那麼容易被他瞧破,還以為,自己的魅力所在就是讓人看不透心裡在想什麼呢!

 可,現在說這個也沒用了,該煩惱的,是要送給小傑什麼禮物才好。

 想著小傑的臉,一副單純到讓人想好好欺負他的模樣,他會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呢?

 釣竿?

 唔……小傑有他爸爸給他的釣竿了。

 手機?

 那時候買的機型就很好用了,而且小傑對手機也沒什麼興趣。

 衣服?鞋子?

 這些小傑都有了,而且他又不比自己窮,這些東西他都可以自己買到啊!

 嘖!到底該送什麼才好啦!

 就這樣,奇犽蹲在牆角,苦苦思考,卻得不出一個好的結論。

 再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啊……

 ∼∼∼∼∼∼∼∼∼∼∼∼∼∼∼∼∼∼∼∼∼∼∼∼∼∼∼∼∼∼∼∼∼

 回到家裡的奇犽,垂頭喪氣的走進屋裡,在外面晃了一整天結果,除了吃了滿肚子的零食之外,一點收穫都沒有。

 平時不逛街的他,難得到鬧區去,除了感受到人擠人的不愉快之外,也沒看到什麼滿意的東西,不是太沒格調,就是太過庸俗,如果要拿這種東西去送給小傑,還不如讓他撞牆算了。

 可是就算找不到滿意的東西,家還是得回,說不定看到小傑,就會想到要送什麼東西給他了。

 「我回來了!」緩緩開門,不料一開門就一人被抱住。

 「咦?小、小傑?」紅暈馬上自奇犽臉上浮現,對小傑的擁抱有點兒忸怩。

 雖然小傑根本沒有其他意思,只是習慣動作罷了,但自己還是無法控制住那心跳的感覺。

 「奇犽你怎麼一整天都跑出去,也沒說一聲,酷拉皮卡和雷歐力也一早就走了,只留下一張紙條說要出去好幾天,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偏偏你又不見了,害我在家好無聊。」連珠炮的埋怨了一長串,可見小傑今天在家實在是無聊的緊了。

 「啊……是嗎?我這不就回來了,你別擔心那麼多嘛。」壓下心中的異樣情感,奇犽笑道。

 酷拉皮卡他們……怎麼那麼早就走了?難怪酷拉皮卡今早會那麼急著告訴他小傑生日的事。

 「嘿嘿……」小傑傻笑著,也為自己的小題大作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兩人走到客廳坐下,奇犽喝著飲料,一口飲料方入口,便聽到小傑的問話。

 「對了,奇犽你今天出去做什麼啊?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噗……!」聽到問話,奇犽口中的飲料就這樣噴了出來,嗆的奇犽難受的咳嗽著。

 「咳咳咳……」奇犽不斷的順著呼吸,白皙的臉漲的通紅。

 「奇犽!你沒事吧!」小傑見狀,緊張的拍著奇犽的背,想讓他順過呼吸。

 「咳咳!我……我沒事。」好不容易順了口氣,奇犽擠出這一句話讓小傑放心。

 「奇犽你怎麼回事啊?喝個水也會嗆到……」難得叨念著奇犽,平常都是奇犽在提醒自己的,沒想到自己也有可以數落奇犽的時候。

 「沒、沒有啊。」明明早已順過了氣,奇犽的臉卻還是紅通通的,看著小傑單純呈現的疑問,奇犽不禁結巴起來。

 「喔……」雖然小傑極為遲鈍,但還是看的出來奇犽說的不是真話,有點訕訕的緘口,可是,就算他們是再好的朋友,自己還是不能探知奇犽的隱私吧,他一定會想保有自己的空間───這可是酷拉皮卡告訴他的哦!。

 想到這裡,小傑的心情馬上又恢復了,他快樂的拉著奇犽往廚房走去,想要研究晚餐要吃什麼。

 「肚子餓死了,奇犽,我們來研究晚餐要吃什麼吧!平常都是酷拉皮卡負責煮飯,我好久沒有煮我最拿手的蛋包飯了,今天就讓你一飽口福吧!反正你也不會煮嘛!」走進廚房,拿出幾顆雞蛋,小傑捲捲袖子,打算展現許久未動用的廚藝,好好大顯身手一番了。

 「誰說我不會煮,上次獵人試驗的時候,我好歹也煮了個白煮蛋好不好。」找不到說辭好反駁小傑的話,奇犽只好擠出那無法成為理由的理由。

 「那次如果不是卜哈剌先生幫忙,你連什麼時候要把蛋撈起來都不知道呢!」小傑向奇犽吐了吐舌頭,為能夠找到自己比奇犽拿手的地方而有些得意。

 「可是我現在也多學會煮一樣菜囉!看酷拉皮卡煮了那麼久,多少也學了一點了啦!」不滿的抗議,奇犽絞盡腦汁的想著自己所會的拿手菜,可從來不曾作過菜的他,怎麼可能有什麼拿手菜呢?

 不過想著酷拉皮卡作菜的情景,最簡單的菜色……自己應該會作吧,雖然沒做過,可是憑著自己對酷拉皮卡作菜的印象,應該是不成問題才對。

 「真的嗎?是什麼菜呢?」皺了皺鼻子,小傑有些不相信奇犽會作菜。

 「我會做的菜,就是……煎蛋!」神氣的說出菜名,卻聽到小傑的笑聲。

 「奇犽你真是的,煎蛋每個人都會作嘛,那根本就不算一道菜呀。」小傑說道,卻沒發現自己說的話有些似曾相識。

 「誰說的,你的蛋包飯才是呢,每個人都會做好不好。」不服氣的反駁,兩名少年間燃起了熊熊的戰火。

 「好!我們就來比賽,看誰做的菜比較好吃,輸的人要聽贏的人辦一件事!」定下賭約,小傑鬥志滿滿的開始動工。

 「哼!誰怕誰!」奇犽聞言也佔據了另一邊的鍋鏟,自信滿滿的煮了起來。

 歡樂的氣氛在廚房中飄散,此時最重要的事情已經不在於是否能夠填飽肚子,而是在於能不能為自己的面子扳回一城了。

 快樂,正是兩人最好的形容詞。

 無須煩惱,只要珍惜現在。

 ∼∼∼∼∼∼∼∼∼∼∼∼∼∼∼∼∼∼∼∼∼∼∼∼∼∼∼∼∼∼∼∼∼

 「唔……好、好撐喔……」

 只見兩位少年不顧形象的癱平在雙人大床上,連一根小指頭都不想動,享受著吃飽喝足後的悠閒。

 「奇犽,你怎麼煮那麼多啊,平常酷拉皮卡都沒煮那麼多的……」將臉埋入枕頭中,小傑懶洋洋的說道。

 「還說我,你不也是一樣,你煮的份量是平常的好幾倍耶……」一樣躺平在床上,不同的是,奇犽的臉是望向天花板,眼睛半閉,也是一副快要睡著的樣子。

 一個是從未進過廚房的揍敵客家傳人,一個是自從酷拉皮卡掌廚後就不再碰觸鍋鏟並以蛋包飯為拿手好菜的少年,兩人在好勝心及賭約的催使下,竟然鼓足了勁來煮著自己的拿手菜,渾然忘了要吃飯的只有他們兩個人。

 「冰箱裡的蛋都被我們用光光了,酷拉皮卡上次買的時候還說,這是好幾個月的份量……」小傑的聲音依舊有氣無力的,胃撐撐的感覺真是不好受。

 「我說要丟掉你又不肯,噁……肚子裡塞了一堆蛋的感覺真噁心。」反胃的說道,奇犽的表情讓人發噱。

 「不行啦!米特阿姨說過,不可以浪費食物的!」小傑聞言,激動的撐起上半身,義正言詞的說道。

 「好好,雖然米特阿姨很囉唆,不過他說的是對的,可是小傑……你吼的那麼大聲不會不舒服嗎?」捂住耳朵想阻擋小傑過於高昂的嗓音,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是分貝稍高的聲音都會讓奇犽感到想吐。

 為了不讓自己再受到小傑的荼毒,奇犽趕緊安撫著小傑,而且他說的也不是不對,只是自己會選擇性的遵從而已。

 像這種情況,他寧願浪費食物也不想讓自己的胃遭受橫禍,但,說這些都沒有用,自己還是以小傑為第一優先呵!

 「嗚……!噁……」奇犽剛說完,小傑就臉色發青的捂著嘴,難受的乾嘔著。

 「小傑!你沒事吧!」趕緊爬起,拍著小傑的背,好不容易讓小傑止住了自胃部升上的噁心感。

 「嗚……好難過喔,下次不要煮那麼多蛋了啦。」難受的咳著,小傑的眼角帶了點淚光,看的奇犽有些心疼。

 「我就說別煮那麼多,丟掉不就好了,要不然拿去送給人也好,何必把自己弄得那麼難過啊……」說歸說,奇犽還是又拍背又遞水的,看來,小傑會有一陣子都不敢吃蛋了吧。

 「奇犽,謝謝你。」接過水大口灌下,總算將口中蛋腥味的感覺給沖淡了些。

 「哼,不客氣啦,你別忘了,這次的賭賽是我贏囉,你要聽我的話辦一件事情。」撇過頭,嘴硬的奇犽彆扭的說道,就是不肯誠實的接受小傑的謝意。

 「我知道,可是奇犽,沒想到你的煎蛋真的那麼好吃呢!」小傑佩服的看著奇犽,他的煎蛋真的好好吃喔,雖然自己現在想到蛋就有點反胃,可是自己這次可是輸的心服口服。

 「沒什麼啦,你的蛋包飯也很好吃啊。」難得品嚐到小傑的手藝,奇犽給予肯定的讚美。

 「嘿嘿……」對於奇犽不吝惜的稱讚感到不好意思,小傑摸摸頭,傻笑了起來。

 看到小傑單純的模樣,奇犽就忍不住將枕頭丟了過去,沒辦法,誰叫小傑的模樣就會讓自己想欺負他。

 被丟個正著的小傑隨即不甘示弱的與予反擊,一場枕頭大戰馬上展開,方才兩人癱在床上的頹廢模樣早已不見蹤影,轉變的速度快的讓人咋舌。

 「哈哈……」

 「奇犽,別跑!」

 整間寢室只看的到枕頭的飛舞及嘻笑玩鬧聲,兩人快樂的模樣就像一般的小男孩。

 「呼呼……」小傑喘著氣,從原本的枕頭戰變成近距離的扭打,現在他正被奇犽制住而動彈不得。

 「認輸了吧?」抓住小傑的手腳,奇犽俯視著小傑汗濕的臉龐,笑的神氣。

 「才不要呢!」不甘示弱的說著,雖然處於劣勢,但小傑那連半藏都奈何不了的死硬脾氣卻依然頑固。

 但,這對奇犽來說是沒有用的。

 「喔?是嗎?那我就……」挑了挑眉,奇犽伸手到小傑的腰中揉捏著,馬上聽到小傑的求饒。

 「哈哈哈……奇、奇犽!不要搔我的癢啦!哈哈哈……」

 由於天生感覺就比別人敏銳,因此小傑有一個只有奇犽知道的弱點,那就是──他怕癢。

 扭動著身軀想躲避奇犽騷擾的手,伴隨著無法控制的笑聲,小傑認輸了。

 「哈哈……奇……奇犽!我……我認輸啦!」

 聽到小傑的認輸,奇犽才放開對小傑的箝制,閃身在一旁躲過小傑的一踢。

 「奇犽你好奸詐,每次都用這一招。」伸手拭去因笑而溢出的淚珠,小傑不服氣的道。

 「誰叫你每次都那麼固執,不用這一招你哪會乖乖認輸啊?」不置可否的說道,他本來就很奸詐啊,只是小傑總是摸不清他的真面目而已,他可是披了一層貓兒皮呢!

 「哼,我才不會那麼容易認輸呢!」輕哼一聲,小傑倔強的轉過頭。

 「真的嗎?」又想伸手到小傑腰間呵癢,小傑見狀,只好老實的討饒。

 玩鬧過後,兩人再度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這麼早睡。

 「對了,小傑……」奇犽靈機一動,轉頭望向小傑。

 「咦?怎麼了?」疑惑的小傑已轉頭看向奇犽,黑白分明的大眼盯著奇犽。

 「我……」在心裡琢磨著該怎麼將試探的言語化成疑惑,想起酷拉皮卡的話──『絕對不能讓小傑知道你要送什麼,生日禮物最重要的就是保持神秘,才能給壽星一個驚喜。』

 話雖這麼說,但對於從來沒有遇過這種情況的奇犽,即使對象是一向粗神經的小傑,還是感到有些困難。

 「嗯?」等待著奇犽的問話,小傑純真的大眼一眨也不眨看著奇犽。

 「我……我是想問你,你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啦!」支支吾吾的,好不容易將話問出口,奇犽緊張的盯著小傑的表情,怕會被小傑察覺自己話中的含意。

 「最想要的東西?」聽完奇犽的疑問後,小傑一怔,馬上毫無考慮的回答。

 「我最想要的就是奇犽你永遠跟我在一起啊。」

 沒料到小傑會這樣回答,奇犽愣住了,但臉頰卻漲的通紅。

 害臊的別過頭,奇犽口是心非的說道。

 「笨蛋,別說啦,很噁耶!」

 「欸?為什麼?我是真的這麼覺得呀!」不明白奇犽的反應,小傑將奇犽的臉硬扳了回來。

 「……」奇犽不發一語,但臉上的神情早就透露出他的感覺,只是遲鈍到極點的小傑仍然看不出奇犽再想些什麼,他只是對奇犽臉頰易於平常的高溫感到好奇。

 「奇犽,你的臉怎麼那麼紅啊?而且還好燙,不會是發燒了吧?」伸手撫著奇犽的臉頰,孰不知自己就是讓奇犽”發燒”的罪魁禍首。

 「唉……」嘆著氣,一邊撥開擾亂自己心神的手,對於小傑比電線桿還粗的神經,他早已從驚訝轉為無奈,進而習慣了小傑的鈍感了。

 (真佩服他還能活到現在,怎麼都沒有人想來敲醒這顆石頭腦袋啊!)雖然心裡這麼想,但奇犽明白,這就是小傑能夠受人喜歡的魅力之一,因為遲鈍,所以他不會用懷有異心去對待他人,只是,全心全意的以單純的眼看待這世界。

 所以,他才喜歡他。

 「奇犽?」伸手在奇犽面前揮了揮,想召回遠颼的心神。

 「我沒事啦,早點睡吧。」抓住小傑作怪的手,奇犽關起燈,打算要睡了。

 「嗯,奇犽晚安。」沒有縮回被奇犽握住的手,像是早已習慣,感受著對方帶來的安心感,小傑沉沉的入睡了。

 只留下黑暗中,奇犽的貓兒眼仍有神的轉動,心中煩惱著。

 雖然沒被小傑發現是件好事,但,自己的心事該怎麼辦啊。

 又陷入了煩惱,看著小傑的睡臉,奇犽忍不住惡作劇似的捏住了小傑的鼻子,不滿他可以睡的這樣舒適,自己卻得在這煩惱。

 忽爾感覺到自己的幼稚,奇犽不禁失笑。

 撫了撫小傑被自己捏紅的臉頰,奇犽心裡盤算著。

 得找人商量才行……可是,要找誰呢?

 大叔一點也不可靠,酷拉皮卡已經告訴過自己了……

 能夠給予自己幫助,求助於他又不會感到丟臉的人……

 奇犽靈機一動,想到了那寥寥曾教導過自己的人。

 就找他吧!自己既不會感到丟臉,又可以全心全意信賴的人。

 想到了適當的人選,奇犽放下心頭的重擔。

 (外面的人過生日,還真是累人呀……)心裡想著,卻是心甘情願。

 真是拿他沒辦法……

 ∼∼∼∼∼∼∼∼∼∼∼∼∼∼∼∼∼∼∼∼∼∼∼∼∼∼∼∼∼∼∼∼∼

 「喂喂?是智喜啊?」

 【喂?我是,請問你要找那位?】

 「我是奇犽,四眼田雞……啊,不對,雲古師父在嗎?」

 【奇犽?!好久不見!你和小傑還好吧?】

 「我們很好,我有急事要找雲古師父。」

 【喔!好!你等一下哦!】

 「……」

 【喂?奇犽嗎?真難得你會打電話給我。小傑上次打來是詢問念的事情,難道你修行中也遇到困難了嗎?】

 「不是的,雲古師父,我是有點事情要問你。」嗓音中透露出羞澀,但為了小傑……而且,雲古師父是可以絕對信任的,頭一次發覺,一個溫和的長者對自己是這麼的重要。

 【哦?真稀奇,你有什麼事要問我呢?】另一邊的雲古笑開了懷,頭一次聽到奇犽這麼吞吞吐吐的聲音,讓他有了彷彿是被兒子詢問問題的喜悅,很高興自己能幫的上忙。

 沒辦法,智喜和小傑也就算了,三個弟子裡,就數奇犽最難捉摸,不過現在他會主動打電話給自己,讓雲古有了受到重視的感覺。

 「我想問的是……在一般人的世界,喜歡的人生日的時候,你們會送什麼東西給他啊?」奇犽忸怩的開口,有著難得一見的害羞。

 【喜歡的人生日……?】雲古的腦袋陷入短暫的罷工,馬上聯想了起來。

 「對啦!到底要送什麼比較好?」惱怒的說道,奇犽還是不習慣將心事求助於人的感覺。

 【呵呵..】渾厚的笑聲傳來,讓奇犽更加生氣。

 「雲古師父!」對著電話大吼,奇犽有了想掛電話的衝動。

 【啊,抱歉抱歉,你說的喜歡的人,是小傑對吧?】雲古努力的忍著笑,懷著”吾家有兒初長成”的喜悅,想替奇犽分享著心事。

 「你、你怎麼知道?」不料心事被說破,奇犽慌亂了起來,原本的怒氣也煙消雲散。

 【好歹我也是你們兩個的師父啊,可別小看我呢。】得意的有些誇張的表情,引來智喜的側目。

 (代理師父他……沒事吧?)

 「那你說應該要送什麼比較好啦!」奇犽不敢相信自己的心事竟然表露的那麼明白,先是酷拉皮卡,現在連四眼田雞……啊,不,是雲古師父,就連和自己相處不久的雲古師父都看了出來,奇犽有些惱羞成怒。

 【奇犽,其實送一個人禮物,最重要的是心意,而不是在於物品的價值哦!】誠摯的說出自己的建議,雲古溫柔的道。

 「心意?」奇犽不懂了,送禮物,不是愈貴愈好嗎?

 【嗯,沒錯,就是心意,如果你送的東西不是自己真心誠意挑選的,那麼就算他的價值再高,收到禮物的人也不會高興喔!】了解奇犽特殊的身世,雲古知道,這些道理可能從來沒有人跟奇犽說過。

 「真心誠意……?」琢磨著雲古的話,奇犽陷入沉思。

 【如果你真的想不到要送什麼才好,那麼你就送你最喜歡的東西給小傑吧,如果是你最喜歡的東西,我相信小傑收到禮物一定也會很開心的。】知道小傑對物質的淡然,雲古給了奇犽一條明確的道路。

 「我明白了!謝謝雲古師父!」奇犽豁然開朗,喜悅的向雲古道謝。

 【不客氣,你和小傑也要時時修煉增進自己的念能力才行喔!】明瞭自己的話對奇犽有了幫助,雲古欣慰的提醒著心愛的弟子,三個弟子,每一個他都是一樣的操心,只是智喜就在眼前,卻不若小傑和奇犽四處探訪,無法時時刻刻叮嚀著他們了。

 「謝謝,雲古師父,也幫我向智喜問好。」

 【你和小傑一定要好好保重,別作一些危險的事情,知道嗎?】

 「知道了。」雖然對這個師父多了一絲敬意,但該隱瞞的還是要隱瞞,危險的事?他和小傑自離開天空鬥技場後所做的事情,只怕不是”危險”兩字就能概括的了吧。

 
甫切斷話,奇犽就被小傑突然冒出的嗓音嚇到。

 「奇犽你在和誰講電話啊?」揉著眼,睡眼惺忪的小傑自客廳走入。

 「啊,沒、沒有啦。」

 也許是奇犽僵硬的動作太過明顯,小傑悶悶的說道。

 「沒事就好……」

 「對了,小傑!」奇犽慎重的對小傑說道。

 「什麼事……?」還是有點沮喪,小傑悶悶不樂的答道。

 「我今天要出去一整天,可能晚上才回來。」思量著要到哪裡去買東西才好,奇犽忽略了小傑的表情。

 「要出去啊?好啊!我們一起去。」聽到要出去,小傑揚起笑容,沒注意到奇犽說的是”我”而非”我們”。

 「你也要去……?不、不行啦!」奇犽緊張的拒絕著。

 「我不能去啊……」嚥下即將脫口而出的怨懟,小傑失望的走進房間。

 看著小傑失落的背影,奇犽感到有些愧疚。

 但是,一切都是為了”明天”著想,明天就是星期三了,不快點可就來不及了。

 一定要想辦法,並且表示自己心意才行……

 ∼∼∼∼∼∼∼∼∼∼∼∼∼∼∼∼∼∼∼∼∼∼∼∼∼∼∼∼∼∼∼∼∼

 當晚回到家中,已經凌晨三四點了,原本以為小傑早已睡了,沒想到客廳的燈竟然還是亮的。

 疑惑的走進客廳,卻看到讓他呼吸為之一滯的畫面。

 小傑趴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覆蓋著潔白的羽毛被,無邪的睡顏,乍看之下,真有讓人有種天使下凡了的錯覺。

 搖頭想甩掉自己心中可笑的念頭,但奇犽明白,小傑,的確是救贖了自己的天使。

 將自己從黑暗的血沼中拉出,給予了他不同的世界。

 輕手輕腳的將小傑抱起,心疼他為了等自己而委身在這小小的沙發上,如果自己整晚都沒回來的話,只怕明天小傑一起床,就會全身酸疼了吧。

 雖然沙發看起來很舒服,但若是在那窩上一晚,可是會叫人全身筋骨痠疼的。

 將小傑放在床上,輕揉的蓋上羽被,看著小傑柔嫩的面頰,奇犽忍不住在上面輕啄一口。

 拿出尋找整日的禮物,上面是自己的親手包裝,雖然很破,但這是自己的心意。

 雲古師父說,禮物的價值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應該是不會錯的吧?

 聽從雲古師父的勸告,想將自己最喜歡的東西送給小傑,為了表示”心意”,特地努力包裝了禮物。

 會到那麼晚才回來,就是因為自己死纏著店員不放,向他請教包裝的方法,才會弄到這麼晚的。

 既然是要出去買禮物,怎麼可以讓小傑知道呢?

 想起小傑早上失望的表情,奇犽不禁輕輕的抱住小傑。

 他真的是自己,最最牽掛的人啊……

 不敢想像,如果失去了小傑,自己要怎麼活下去?

 笑自己的杞人憂天,他和小傑約好了,要永遠永遠當朋友的。

 不管是誰,都沒辦法改變他的誓言。

 不再有任何奢求,只希望這樣的日子,能夠永遠持續下去───有小傑相伴的日子。

 如果自己再敢要求其他,只怕連天也不容他了。

 誰叫他奪走了天上的天使呢?

 即使會觸犯天罰,他也要將小傑留在身邊,不計任何代價───

 ∼∼∼∼∼∼∼∼∼∼∼∼∼∼∼∼∼∼∼∼∼∼∼∼∼∼∼∼∼∼∼∼∼

 睜開朦朧的眼,下意識的尋找著依靠。

 感覺到身旁有著自己熟悉的氣息,像喜愛與人親暱的狗兒一般,摩蹭著帶有令人眷戀氣息的人。

 那人也不吝惜於給予自己溫暖,輕柔的抱住自己。

 「唔……奇犽……」下意識喃出心繫的人的名,小傑依戀的抱著那好聞的氣味,捨不得離開。

 「都太陽曬屁股了,你還要睡啊?」戲謔的笑聲自頂上傳來,驚醒了小傑朦朧的意識。

 「欸……」大眼中三分清醒,剩下七分還沉溺在那舒適的懷抱中。

 「喝……!奇、奇犽?!」抬頭一望,看到離自己極近,簡直就快要貼到自己臉上來的邪魅臉龐,小傑的頭腦瞬間清醒。

 臉熱紅了起來,察覺到自己可以說是整個人趴在奇犽身上,小傑羞赧的想爬起身,卻被奇犽使力抱住。

 「奇犽,你別鬧了啦!」使力掙扎著,但就連腦筋都還沒十分清醒,身體怎麼可能使的上力呢?

 「我才沒有鬧呢,我覺得這樣子抱著你很舒服啊,有什麼不好。」在小傑的頸窩間嗅了嗅,聞著那肥皂的淡淡香味,奇犽有些迷醉了。

 「奇犽……你不要搔我癢啦。」感受到奇犽呼出的氣息若有似無的吹拂著自己的頸子,小傑忍不住笑了出來,破壞了原本唯美的氣氛。

 「你這小子真是……」奇犽無奈的嘆了口氣,早就知道這種氣氛不會維持多久,但也不用那麼快將他從美夢中叫醒嘛。

 摟著小傑柔軟的身軀,奇犽嘆著,如果是普通人,早就察覺到這氣氛太過曖昧了,更何況,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不會這樣抱著對方吧。

 果然,還是得明明白白的表示清楚才行。

 小傑不是普通人,這個奇犽早就知道的事實,但,他還是忍不住想為這件事嘆口氣。

 真想撬開他的腦袋來瞧瞧,看看裡面到底裝些什麼,不然怎麼會那麼的與眾不同呢?

 「小傑,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眷戀於抱著小傑的感覺,是這般的美好,讓奇犽不捨放開,索性就這樣抱著小傑說話。

 「嗯……什麼日子啊?」感受到奇犽不再搔他癢,小傑也就停止了掙扎,任由奇犽摟抱。

 「我就知道。」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好嘆息,誰叫他戀上的人是這麼樣一個無視於”身外之務”的人啊。

 喜歡的人太過遲鈍,可是很辛苦的。

 「笨蛋小傑,今天是五月五號禮拜三,是你的生日,知道了沒啦!」伸手戳戳小傑的額頭,奇犽一言點出問題的答案,如果想要用暗示的來讓小傑猜的話,他自己一定會先瘋掉。

 面對遲鈍到藥石無用的人,是不能用一般的方法的。

 「啊!」看著小傑恍然大悟的樣子,奇犽只有無力加無奈可以表現。

 「啊什麼啊?連自己的生日都會忘記,真是服了你了……」無力的環抱著小傑的腰,奇犽忍住想捏小傑的臉頰來洩憤的衝動,自枕頭後面拿出了一個包裹。

 「哪!這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一定要好好珍惜才行,知道嗎?」奇犽看似粗魯的把禮物塞到小傑的懷中,可是只有他自己感覺的到───手心的汗水。

 (奇犽.揍敵客!你也未免太不爭氣了吧!不過是送個禮物給小傑而已,有什麼好緊張,真是的!)

 心裡雖這麼想,但奇犽還是難掩緊張的看著小傑的神色反應,深怕會在他的表情中看到一絲對這個禮物的厭惡。

 畢竟這個禮物的裝飾那麼的粗糙,跟小傑以前在鯨魚島時所收到的禮物一定相差很多……

 不安的想著,奇犽忽然有些害怕知道小傑對這個禮物的想法了。

 沒想到,小傑在看到奇犽塞到他懷中的禮物時,非但沒有一絲厭惡,反而是一副開心的不得了的神情。

 小傑高興的抱住奇犽的肩,快樂的訴說著自己的喜悅。

 「奇犽!我是第一次收到朋友送給我的禮物耶!謝謝你……!」

 看到小傑的笑容,奇犽放心了。

 小傑珍惜的將包裝紙拆開,看到裡面的東西後,驚訝的愣住了。

 「巧克力……?」將一塊巧克力拿出來,小傑好奇的追問道。

 「奇犽,你怎麼會想要送我巧克力啊?」

 「因為……因為有人告訴我,最好的禮物就是把自己最喜歡的東西送給人。」吶吶的說道,面對小傑毫不掩飾的歡樂,奇犽有些害羞,私心的將雲古師父的名字隱藏起來,不希望小傑注意到其他人。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送你最喜歡的巧克力給我。」開心的笑道,小傑的笑容是那麼的純真無偽,引誘著奇犽的心。

 「小傑……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正經的開口,雖然知道自己在小傑心中是相當特別的,但他想要知道一個明確的答案,而非只是”自己在他心中相當重要”這樣一個曖昧的回答。

 是他貪心吧,但,面對這種事情,又有誰能清心寡慾?

 希望,能夠獲得肯定。

 希冀,能夠得到承諾。

 「什麼事?」抬眼望向奇犽,無垢的大眼直視著奇犽的眸子。

 「就是,我……小傑,我喜歡你。」不再猶豫,釋放著自己的感情,大膽的吐露愛意。

 可,小傑的反應卻讓他感到十分洩氣。

 「嗯,這我早就知道了啊,奇犽,你之前不是還叫我不要說的嗎?」有些驚訝,平常奇犽是不希望自己把這種話掛在嘴邊的,可是今天他卻難得自己主動開口,果然,生日是會比較特別的。

 不過,還是很高興能夠聽到奇犽的真心話,誰叫奇犽平常老愛隱藏自己的心情呢。

 「唉……」深深嘆了口氣,奇犽深呼吸想讓自己保持平靜,以免會控制不住自己伸出手敲醒這石頭腦袋。

 偏生,小傑澄澈的眼又是這般的無偽。

 該怎麼樣讓他明白才好呢……?

 此”喜歡”非彼”喜歡”啊。

 面對不同於常人的小傑,就得用些異於普通人的方法才行。

 看著小傑手上捧著自己送他的巧克力,奇犽的心裡忽然有了一個想法。

 雖然大膽了些,說不定……會嚇到他,但還是值得一試。

 「小傑,我們前天打賭時,你不是輸給了我嗎?」有意無意的提起,引誘著小傑入網。

 「嗯,對啊。」捧著巧克力的小傑,好奇的看向奇犽,難道奇犽現在要叫他履行承諾嗎?

 「我們不是約好,輸的人要聽贏的人做一件事,你輸了,所以你得聽我的,你……該不會反悔吧?」原本放開摟著小傑肩膀的手,將小傑手中的巧克力盒拿下放在旁邊的床上,奇犽邪邪的說道。

 「我才不會反悔呢!奇犽你要我做什麼事啊?」不服氣的澄清,原本就已經算是躺在奇犽懷裡的身軀更加逼近奇犽,絲毫感受不到自己的危機。

 「其實,也沒什麼啦……」拉長尾音,誘使小傑更加靠近自己。

 「什麼什麼?」

 「只是,你的眼睛得閉上,我要親自餵你吃我送你的巧克力。」眼見計謀即將成功,掩飾不住的狡詐自奇犽眼中浮現,可,小傑卻沒有注意到。

 「咦?就這麼簡單啊?」還以為奇犽會叫自己做一件千難萬難的事,沒想到根本就是易如反掌嘛。

 「對啊,就是這麼簡單,現在,你把眼睛閉起來……」魅惑的嗓音透入小傑的耳,讓小傑不由自主的服從。

 過不幾秒,小傑只覺得一片軟軟的東西覆上了自己的唇,接著,一顆奇犽最喜歡的巧克力就這樣送入了自己的嘴。

 不敢置信的張開眼,小傑只看到眼前奇犽透著墨綠色彩的桃花眸,一瞬間,小傑根本不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只感覺的到,嘴裡巧克力的甜,唇上奇犽柔軟的嘴唇,及眼前奇犽眸裡──滿滿的愛意。

 須臾,兩人分開了,小傑的頰上燒的火紅,奇犽的神情卻像極了一隻偷腥的貓,難以饜足的舔舔唇,看著小傑那好食極了的唇,迫不及待的想再回味那奇妙的滋味。

 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得作。

 「這樣子,小傑……你了解我對你的”喜歡”了嗎?」邪肆的笑了笑,奇犽將小傑抱了個滿懷,自己對小傑的感情,真是喜歡到難以控制了呀!

 小傑點了點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雙頰的熱度又更增高了。

 「我知道,我對你而言,是特別的,但是,我不要只是特別,在你心中特別的人不只我一個,可是,我要當那”唯一的特別”,小傑,你願意嗎?」知道自己總算讓小傑明白自己的感情,奇犽想做的,只是確認。

 感情一直都存在,雖然小傑未曾發覺,但自己需要做的,只是引出即將出閘的感情,惡意挑撥使他潰堤,讓他明瞭自己的心情。

 「唔……」點了點頭,紅著臉,雖然沒說出口,卻已承認。

 對於奇犽的吻,自己不但不會感到討厭,反而覺得甜甜的。

 自己,是喜歡著奇犽的。

 可是,還是分不大清楚,”喜歡”,有何差別。

 但,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對於奇犽,自己多了一些不同,而那些不同,不是自己能夠說的清的,可是,要讓奇犽知道才行。

 「奇犽,我……我雖然分不太清楚我對你的喜歡,和對酷拉皮卡,對雷歐力,和對米特阿姨有什麼差別,但我只知道,你和他們是不一樣的。」誠實的說出心中的感覺,對於單純的小傑而言,要分辨過於複雜的感情實在是太困難,但──這樣就已足夠。

 「沒關係,這樣就夠了,就算你分不清楚,但,只要我知道就好。」親柔的在小傑的頰上印下一吻,奇犽低喃著。

 這,又何必急於一時呢?

 反正,他們是要一輩子在一起的啊!

 有的是時間,讓小傑明白。

 
 「小傑我喜歡你……」

 「還有,祝你生日快樂……」

 
 相擁的人

 一生的承諾

 一段戀情

 現在正要開始……

  

∼THE END∼
  

 

 #後記


 悠藍的睡前反省∼
 
 小傑的生日賀文寫完囉!雖然晚了一個月又一天,可是,哎∼人家說,祝福不嫌晚啊!你說是吧?*踹*
老實說這篇文我撇的蠻高興的,利用週休假日,花了三天就把它寫完,雖然很多地方實在是白爛的叫人想吐血,不過藍還是覺得寫著很幸福∼*甜笑*
 好可愛的小傑!好邪魅的奇犽啊∼>///<這篇文裡,奇犽徹底的扳回了他身為”攻君”的身分了,我就說,上次小傑的反撲是幻覺嘛!*攤手*
 這次的文完全是憑著”愛”來主導劇情,反正就是要讓他白爛到死,甜蜜到反胃就對了,我說奇犽,你怎麼會攻成這樣啊?你真的只有十二歲嗎???
 而且總覺得小傑和奇犽接吻的地方被悠藍寫的有點”色氣”,看來搞不好今年悠藍就可以突破成長,有所進步了……啊!我什麼都沒說哦!*汗笑*
 不過最近怨念實在氾濫的很嚴重,是因為第二次月考時禁同人的原因嗎?*思*可是我明明也沒有很認真啊,禁歸禁,腦子裡的東西偏偏不受控制,唔,怨念無限大XD
前面出現的酷拉皮卡,悠藍覺得他是出來插花的,有點破壞他的形象啊,酷拉皮卡才不會那麼笨呢……而且為什麼四個人住在一起,卻是由小酷負責煮飯呢?原因很簡單,雷歐力和奇犽根本就不曾進過廚房,小傑的拿手好菜是蛋包飯,總不能天天吃蛋吧?膽固醇會過高哦!*爆*所以比較之下,”煮夫”這個重責大任自然就落到小酷身上啦,順理成章的結果ˇ
 算了,反正悠藍寫出來的人物都會呆呆的,人家說兒子會像媽媽,好像有點道理*炸*各位如果怕破壞心目中的形象,就請把他們當成另一角色來看吧,現在人物性格脫離正軌脫離的很嚴重……唔,腐女的怨念啊!*倒*
至於小傑怕不怕癢,這可就不得而知了,至於為什麼設定小傑怕癢,除了劇情需要……另一個原因就不用說了吧?因為悠藍是有名的怕癢動物啊……*死*
雷歐力沒出現……?應該不會有人想念他吧?雖然他和酷拉皮卡特地留個空間給小傑和奇犽,但各位請別以為他們是一起去外面約*了哦,我相信他們是清白的!=”=雷歐力是位好大叔,但我認為一定有別人比他更適合疼惜小酷,就讓他們維持純友誼吧!對不起,我對外表的差別有點勢利,雖然動畫推獎雷X酷推獎的很嚴重……>”<
 至於為什麼決定要讓奇犽送小傑巧克力,純粹是因為這樣小傑比較好食……*燦笑*
 雲古是位好師父,也是位好大哥,據說他很容易引起女生的母性本能,不知道各位覺得如何呢?*笑*
 不會煮菜的奇犽,是悠藍的真實版本,可是奇犽至少還會煎蛋,可是悠藍煎的蛋鹹的可以拿來當醃菜吃了……我覺得人生只要會泡泡麵就不會餓死,母親的愛心飯菜是我活下去的力量啊∼有沒有人要認養我?自用送人兩相宜XD(天:沒有人會想要自討苦吃的啦!倒貼人家都不要。)
 最後一個場景奇犽可以說是吃遍了小傑的豆腐,打從人家一醒來就又是親又是抱的,偏偏小傑一點兒也不知情,如果他們的年紀再大一點,悠藍八成會想入非非,讓他們”誤入歧途”了吧?反正就在X上,很方便啊∼剛醒來的好處ˇ動都不用動,連地點都不用換就可以OO了,不、不行,他們還小!果然,最近腐的很嚴重,看不懂的人請笑笑帶過,這段話會污了你們的眼啊∼*抖*
 反正讓小傑和奇犽有了圓滿的歸宿了,賀文時間晚了那麼久的事就原諒我吧……*汗笑*
 最後,當然就是祝小傑   生.日.快.樂.囉ˇ

                         悠藍 于
                      2004˙6˙6 晚上7:20